【特警英雌】(第四部:双姝劫)(12)【作者:TinyFisher】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554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十二、太子的反击(by TinyFisher)

  芦武瞪着眼睛问小学:「老赖在哪里?!」

  「老赖今晚在他大兴的酒庄见缅甸来的客人。」

  「哦?」

  芦武转头用探询的眼光看着身边的老高。老高还是那副平静的模样,没说什么,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。芦武马上吩咐董辰:「辰子,叫兄弟们集合。」
  梁若雪依偎在芦武怀里,把这一切看到眼里。她乐于看到两大帮派火拼,浑水才好摸鱼。她自从上次同老高见过一面之后就对这个人有了很深的印象。这个人看起来在芦武的手下,但却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态,芦武很多的时候要听他的意见。在张远帆的情报中,虽然提到了董辰、芳菲等一众芦武的心腹,却也没有提及老高的名字。

  趁着芦武整队无暇顾及自己,女特警队长支开了陪同自己的雯雯,带着林月华离开太子帮,回到了警队。她顾不得伤痛,只是简单低上了药,包扎了一下,就叫来玉婉婷。

  甫一见到梁若雪,玉婉婷吓了一跳。原来英气勃勃的队长脸色苍白,云鬓散乱,好像得了一场大病。她张嘴要问,却被梁若雪的话打断了:「你从杨云娜那里听到什么新情况?」

  玉婉婷倒是从杨云娜与赵剑翎的对话中窃听到了最新动态。地一批金三角的客人昨天抵达京城,准备与赖广宁会面。赵剑翎已经指挥国际刑警动了手,在高速上假造车祸,控制了这个金三角毒枭的信使。而杨云娜因为出生在泰国,说得一口流利的泰文和缅文,她来扮作信使,今晚就去与赖广宁接头,安排老赖与佤帮、新义安、竹联帮四方见面地点,引蛇出洞,一网打尽。

  梁若雪的脑子在飞快地转动。她清楚地认识到,在赵剑翎的棋局里,女子特警队只是一个负责提供廖罡风集团残余势力信息的边缘角色。国际刑警并不知道自己与太子帮和赖广宁的纠葛。如果想抢得头功,必须要打乱国际刑警当前的抓捕计划。而太子今晚突袭老赖的酒局正帮了自己一个大忙。

  然而,今晚去见老赖的不是佤帮来人,而是杨云娜。

  梁若雪静静地思考了一会儿,对玉婉婷说:「我带月华去看医生。如果杨云娜回来了,第一时间通知我。」

                * * *

  赖广宁端起一杯红酒,同对面的两位客人分别碰了一下,牛饮而尽:

  「鲍将军大名的威震缅北。我老赖想做这生意很久了。可惜鲍将军都是一直同老廖那边合作。这一次多亏了老段在中间安排,还辛苦彭小姐专门跑来。」
  对面的彭小姐微微地点了点头,表示听到了赖广宁的客套话。她把头转向旁边,身边的助理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给她翻译。

  赖广宁饶有兴致地看着对面的两位客人。他早就听说鲍有仁喜欢女色,今天这位信使确实姿色不凡。个子高挑,前凸后翘,东南亚人特有小麦色的皮肤更显得她阳光健康。而更让他有些惊艳的却是这个彭小姐身边的翻译,容貌清秀,小巧玲珑。虽然不是一等一的绝色美女,却有着一种袭人心魄的气质。她话语轻柔,举止沉稳,兼具着少女的清纯和成熟女性的端庄,让他竟无法猜测她的年纪。而她的举手投足之间又带着几分杀气,让他觉得有那么几分像今早差点儿被他破处的林月儿——芦武的那个女保镖。

  彭小姐性感双唇轻启,吐出一串叽里咕噜的缅语。那个姓凌的女翻译等她说完,对赖广宁翻译道:

  「彭小姐说从前我们同廖老板合作很好,鲍将军很重视赖先生这样有能力合作伙伴。所以专门派了吴上校来同几方面谈。」

  段达英和廖罡风专门飞到曼谷见过这个吴姓上校。他知道这个人在鲍有仁手下专门负责海洛因的业务。如果这个人亲自来见赖广宁,可见掸邦对于这边的重视程度。他满面春风:

  「太好了。我们非常欢迎吴上校的光临。不知道吴上校想了解哪些方面?」
  这时外面突然喧哗起来,赖广宁看了他一眼:「怎么回事儿?不是说了这边的包间留给我们同彭小姐谈生意,不招待客人吗?」

  段达英马上站了起来:「您放心,我出去看看。」

  然而他的脚还没有迈开,包房的门就打开了,姚京倒退着走了进来。

  「老姚,怎么回事儿?!」

  姚京并没有回答,他倒退了几步,突然仰身摔倒,现出藏在他身前的一个人来。

  段达英这才看到,姚京的胸口插着一把三棱军刺。而藏在他身前的那个矮个子,满身满脸都溅满了鲜血,像一个刚从地狱里出来的鬼怪。

  段达英是一个生意人,不是打手,他被此情此景吓得脚都软了。

  赖广宁赫地站了起来,一手已经摸向了腰间的手枪。姚京一直守在门外,而刚才的吵闹也不过就两三分钟。这个人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解决了姚京这个高手和另外四个保镖,简直非人所为。

  随着姚京的倒下,门外又冲进一群人来,中间一个衣着夸张的男人,身旁两个穿着泳装,拿着砍刀的艳丽女人。

  男人一眼看见赖广宁,破口大骂:「肏你妈的老赖,连太子我的女人你也敢动?!」

  老南城认得这个年轻人,正是芦武。

  赖广宁从来也没有想到过芦武会有胆量杀上门来。他知道芦武手下都是一班专科技校里的小混混,抢劫个小学生,拉拉皮条,飙飙车还可以。太子堂从来也没有过像他和老廖手下这种成规模的打手,更没有听说过有如同姚京或者雷国民一样的高手。如果不是有这个把握,他也不会贸然袭击梁若雪和林月华。他今天在自己地盘上约见掸邦来人,更觉得安全放心。哪里会想到芦武居然长了胆子杀过来。

  老赖飞快地扫了一眼,对方虽然有十来个人,除了芦武手里提着一把手枪之外,每人手里都是砍刀或者匕首。他有信心凭着自己的枪法,应该能打倒几个,冲出重围。

  他冷笑一声:「小屄崽子,你妞儿的小骚屄已经都被我给肏烂了。你能怎么样?!」

  「我肏!」芦武大怒,「把这个老屄养给我砍了!」

  赖广宁手臂一动,手里已经多了一把手枪:「想动你赖爷是吧?」他在同芦武你言我语的时候,就拿定了主意,擒贼擒王,他要先解决掉芦武。话音未落,他就对着芦武扣动了扳机。芦武倒也机灵,一把拉过身旁的雯雯挡在自己的面前。
  两个枪声几乎同时响起。枪声过后,雯雯惨叫一声,老赖刚才一枪正中她的左乳,九毫米的黄铜子弹无情地撕碎了她贲起的乳头,穿透饱满的乳房,射入她的心脏,她倒在芦武的身前,胴体一阵抽搐,眼见得不活了。

  而老南城却偏过脸,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浑身浴血的矮个子,矮个子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只伯莱塔,枪口还冒着青烟。

  老南城晃了晃,胸口冒出大片的血迹,闷声摔倒在地上。

  芦武看也没看倒在眼前的雯雯的尸体。他冲到矮个子身边,大力地拍着他的后背:「老高,真牛屄!」

  老高没有理他,只是缓缓地把枪口移向杨云娜和凌翻译这边。

  「金三角来的?」

  杨云娜已经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。她虽然参加过很多的枪战,也自认为是一个用枪的好手。但是像老高这样又快又准的出枪却把她震慑住了,在国际刑警的办公室里,不乏各种好手,但这样的高手也没有几个。老高突然向她发问话,她猝不及防,忘了如何回答。倒是旁边的凌翻译接了老高的问题,

  「我们是鲍有仁将军的人。」

  她的语气平和,好像刚才的杀戮并没有发生一样。

  芦武脸色变幻了几次,好像拿不定主意:「老高,这几个怎么办?杀了还是带走?」

  老高的眼光在三个人的脸上扫来扫去,最后落在凌翻译的脸上,两个人对视几秒,老高把枪口从杨云娜移向了她。

  「都绑结实了,带走!」

                * * *

  叶兰馨感觉自己是软绵绵的,从肉体到内心。

  她这一整天都被韩素梅用尽各种手段调教,从上午到晚上,无论是清醒还是睡觉,无论是吃饭还是解手,小青衣像一条藤蔓一样缠在她的身上,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,每一条褶皱,每一个洞口,都被韩素梅的的手指或者舌头无数次地爱抚或者侵犯过。她一开始还在抗拒,但随着对方的不断侵犯和挑弄,她觉得自己的肉体也变成了一条藤蔓,不自觉地同小青衣的裸体纠缠在一起。她为自己肉体如此迅速地沉沦感到无比的羞耻,更为自己感官的失控感到罪恶——当齐薇在眼前被男人残忍地蹂躏的时候的,她的身体居然产生了强烈的兴奋感。她自认为是一个贞洁的女孩,当年同Michael 爱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也没有沦陷,在廖罡风的
淫威和酷刑下也没有屈服。她知道自己肉体敏感,却没有预料到自己在一个女人的挑逗下居然如此失态,甚至在心里产生强烈的欲望和迎合感。

  这些复杂的情感在她的内心和灵魂深处撕咬,让她在神志清醒的时候痛苦万分。

  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,现在她赤条条地被扔到一群男人中间。单单是他们看着自己身体的眼神和表情就让她羞愤欲绝。更何况他们正在肆无忌惮地蹂躏着自己的裸体。虽然他们无法真正进入她的身体和圣洁的子宫。但是他们一直在强奸着她的感官:

  她的眼中是各种尺寸各种颜色的男人生殖器——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这么多的阴茎在眼前晃动,她一开始试图闭上眼睛,却无法阻挡这些坚硬而滚烫的器官在自己的大腿、屁股、乳房甚至是脸上摩擦。她发现自己很快地对这些生殖器的侵犯发生了反应,当武双喜的肉棒离开自己乳房的时候,有,那么一瞬她的内心居然产生一丝丝空虚……

  于此她的耳中充满各种淫词秽语,男人用各种不堪入耳的语言形容着她的肉体和姿态:太骚了……一辈子都肏不腻……狐狸精……好大奶子……能捏出奶水来……这么翘的屁股……小细腰真他娘的软……肏起来贼舒服……淫荡……天底下最美的贱货……小骚屄……叫春跟他娘的唱歌似的……她的屁眼粉粉的……射到她的肠子里……屄毛又细又软……我要肏大她的肚子……肏死她……对……活活肏死她……她平日里听到一句脏话就会厌恶和脸红。今晚在这些污秽的词语的狂轰乱炸之下,她居然隐隐地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对这些下流话有了反应。男人骂得越粗鲁,她的内心就越羞耻,这些羞耻却又变成一丝丝的情欲向四肢百骸蔓延出去。

  男人们身上的烟味、汗味、狐臭味和精液味充满了她的鼻腔。这些味道虽然浓烈化不开,像是一团厚重棉絮紧紧地包裹住自己,让她在里面沉沦、腐烂。在男人粗糙的手掌和身体的揉搓之下,她渐渐地对这种腐烂产生一种不一样感觉,到后来,她已经不讨厌这种雄性的味道,反而对自己口鼻附近的精液腥臭味有了一些些淡淡的期望,她有那么一两次看到男人在齐薇的体内射精的时候,禁不住开始猜想那个男人的味道……

  尽管自己也在男人的身子底下辗转,韩素梅却没忘了把叶兰馨的种种变化看到眼里。她想自己大概是喜欢上这个美丽的尤物了。这个女警官的体内深藏她见过最强的性欲。假以一些手段和时间,她很快会对被调教成一个天天对男人鸡巴上瘾的骚货。另外一面,这个女警的内心深处有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压制着她的淫荡,让她有着超乎常人的羞耻感。小青衣猜想这个美人儿从小大概有着严厉的家教。

  在每一个她亲手调教过的处女脸上,韩素梅都见过类似的神情。一旦这些女孩被性欲彻底征服之后,这些羞耻和罪恶就一扫而光。压抑越强,被调教成功后就越淫荡。韩素梅很有信心让这个女警官很快地变成一个身体上的荡妇,让黄贵兴和武双喜欲仙欲死。但她却没有任何自信能够征服她的内心,把她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天仙变成一个真正的狐狸精。

  胡思乱想中,小青衣感到按照自己屁股的石乡猛地一挺,她知道男人要射了。她赶紧夹紧了自己的阴道,收缩了几下,男人高声喊着,就在她的体内射精了。小青衣职业性地发出高潮时的叫声,可心思却还在叶兰馨身上。

  她看到叶兰馨已经被武双喜挟持着在床上站了起来。武双喜刚才同女政委乳交,射了一发,觉得比肏别的女人的屄都要爽。他爬下来,把满身汗水和精液的女警官赏赐给了自己的手下。他站在旁边抽了一只烟,看则这个美丽高贵不可方物的女警在一群男人的手中婉转呻吟。一扭身就是千般的娇媚,一蹙眉就是万种的风情,只可惜她被一群男人围着,很难尽情地一饱眼福。一只烟还没有抽完,武双喜的鸡巴就又立了起来。他看着女特警两条雪白笔直的大腿,立刻有了主意。
  他把一群打手赶开,把叶兰馨从床上拉了起来,试图让她双腿并拢站在床上:「都他妈的滚开,爷给你们玩儿个更香艳的!」

  叶兰馨被蹂躏了一天,早已经两腿发软,几乎无法直立。加上她不知道武双喜要打什么主意,一直在挣扎抗拒。武双喜试了几次都无法让她笔直地站稳。
  武双喜有些恼怒,他一样瞥到了正在被男人们轮奸的齐薇,吼了一声:「把这个大奶头妹子拉过来!」

  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的齐薇被拉到了床边。大家知道双喜子有了新主意,都噤了声,看着屋子中央的这两个美女。

  武双喜拉住叶兰馨的手臂,指着齐薇:「叶警官,你给我站直了。」歹徒们并没有把叶兰馨绑起来,他们都看得出这个女警早已经脱了力气,没有了什么威胁。

  叶兰馨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,她的注意力都在面前的齐薇身上。同她尚雪白光洁的肌肤相比,齐薇的裸体上已经布满了男人的凌虐过的伤痕。她从今天上午破处开始,对她的强奸就没有停止过。男人们把对叶兰馨的欲望都发泄到了她的身上。她的阴户已经在几十次的侵犯之后变得红肿,每一次有新的生殖器插进来,她的下体就像刀子割一样痛,甚至疼过她的第一次。她会阴的边缘已经被无情的侵犯所撕裂,鲜血淋漓。而她的胴体上全是青紫的抓痕、指痕和齿痕。特别是她两粒大大的乳头,更在男人们牙齿的照顾下变成了两粒紫红的大枣。

  叶兰馨看着齐薇凄惨的模样,忍不住有些哽咽:「薇,挺住啊……」

  齐薇用冷冷的眼神回望着政委,没有回应。此刻她心里对于叶兰馨的关爱没有半分感激,甚至还有着怨恨。她自来心高气傲,心底里自认为容貌和天资双全。在特警队中,除了队长梁若雪,没有哪个能让她觉得服气。特别是政委叶兰馨,她一直觉得这个政委是凭着家世和漂亮的脸蛋才爬到这么高的位置。她出身平民,考上公安学校也是因为有奖学金的关系才放弃重点大学的录取。上次她们深入虎穴,在廖罡风的老巢救出叶兰馨,她当时亲眼目睹了女政委的丑态。不仅一丝不挂地躺在男人的身下,而且在浑身瘫软,满脸桃红。要不是自己和队长在第一时间冲进去,这个特警之花早就变成了毒贩的情妇。这哪里是领导,简直就是累赘。
  这一次来到阜平,也是因为这个政委业务能力不强,队长才派自己协助她。不仅抓捕东南亚毒枭的大任务无法参加,居然还落在了种毒品的乡民手中,被横加凌辱,失去了贞操。自己受苦受难的时候,这个女人居然在乡民的手里不知廉耻,扭捏作态。甚至在这些暴民强奸自己的时候,很多人是在念叨着叶兰馨的名字!

  叶兰馨此刻却无法理解齐薇的心情。她天生有着一颗悲天悯人的心,看不得任何人受苦,更何况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事。

  武双喜见到叶兰馨没有反应,嘿嘿地冷笑了一声:「小警妞儿,你装着没听见对不对?」

             [To Be Continued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